二娃

 

夕阳下,成片的晚霞绚烂了半边天地,徐徐的微风从山的那边吹来,翻涌了翠绿的树林,绿色波浪绵延不绝地继续涌向远方,惊起的鸟儿成群地盘旋在天空,久久不肯落下。空气中尽管带着凉意,却依旧吹散不了二娃的燥热,一滴滴的汗水从他脸庞滑落,流过下巴,滴向地面,二娃却挥然不觉。有些吃力地拔起最后一棵杂草,把锄头扔到一边,瘫坐在田埂上,喘着粗气,贪婪地吮吸着混有青草和泥土气息的空气,胸腔也随着呼吸的节奏剧烈地起伏着,也不管纤细的脚踝已爬上了一只蚂蚁,那蚂蚁也自顾自地折腾,也不知它是在寻找什么,还是想干什么。此时的二娃也不想搭理,任它没有方向地乱窜。

隐约从山的那边传来了些许欢笑,充斥着这个寂静的小山谷,干完活的人们三五成群地邀约着一起回家,而在田埂上坐着的二娃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二娃,天快黑了,还不回家吗?”人群中有人高声喊道。

“快了,我一会儿就走。”少年清脆的声音从风中传来。

“哎,真是苦了二娃这孩子啊,早早的就没有了娘,丢下那爷俩相依为命,孩子他爹又患有腿疾,家里的重活都压在了这孩子的肩上啊!”高声叫喊的人如是说道,二娃也是听得明白。

“可不是嘛!”有人搭话道,“才多大的孩子啊,不仅没有娘还得照顾他爹,全家就靠孩子他爹编背篓到集上换点钱,这爷俩过得苦啊!”

“可这孩子真争气啊,哪回考试不是全级第一啊,孩子他爹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如果我有这样争气的儿子也会笑得合不拢嘴的,可惜了,前几天孩子他爹腿疾更严重了,家庭经济本就不好这回负担更重了,二娃说他不去上学了,孩子他爹还打了他一巴掌呢,那孩子也是倔,任凭他爹生气,说不去就不去了。哎,真是可惜了!”

“哎,真是可惜了!”

人群里传来些叹息声。

“二娃,记得早点回去,夜路不好走。”

“知道了”,渐渐的,那些欢笑声在风中逐渐模糊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人群,二娃垂下眼眸,落寞地坐在田埂上,汗水早已风干流过的地方,被风吹得痒痒的,忍不住用手抓了几把,却不经意瞅见了那只蚂蚁,它已经跑到膝盖来了,焦急地在原地打转,二娃用食指指腹拨弄了下蚂蚁,那上面还沾些许泥土。“它肯定是迷路了”,二娃想到,“可是我呢,我也迷路了吗?”想到这儿,二娃烦躁地将手插进头发,胡乱地揉了几把,也不管手上还沾着的那些泥土,也不管那原地打转的蚂蚁。

二娃从没见父亲发过火,那天晚上,从未跟自己红过脸的父亲却因为自己说不去读书而打了自己一巴掌。二娃心里是委屈的,他也是为了这个家啊,他只是想让父亲的负担轻一点,他不想父亲那么累。

二娃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那只蚂蚁还是在膝盖那块儿上晃悠,却已没了先前的焦急,而是放慢了步子,似乎在寻找什么。二娃把脚弯曲起来,想让蚂蚁从膝盖上滑下去,这样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可是蚂蚁似乎并不明白,二娃继续用手拨弄了下蚂蚁,想端正它的方向,蚂蚁却又往反方向走了。

红色的太阳褪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那晚的父亲是很生气的,二娃也是很激动,他平静下来才惊觉父亲脸上有晶莹的液体滑过。昏黄的灯光下,二娃无法看清那是什么,父亲还是像往常一样,坐着小矮凳,拿着烟水袋,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二娃的视线,这一刻,二娃发现父亲更老了。

“我希望你能去上学”沉默许久的父亲说道“希望你将来能有出息,而不是像我这样窝囊地活着,我希望你能走出大山,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也替我去看一看,我希望你能知道,即使我这腿不要了,再苦再累我也会送你上学,希望你能想清楚。”父亲定定地盯了二娃许久,二娃没反应,父亲便有些吃力地起了身,一瘸一拐地走了,走到了门槛前,父亲停顿许久,转过头来看着二娃,二娃也看着父亲,父子俩沉默不语,二娃再次察觉父亲眼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闪光。这一晚二娃久久不能入睡。

因为二娃的帮助,蚂蚁已经爬到小腿中部去了,它只要再坚持,它就可以回家了,可蚂蚁似乎还在犹豫着,走三步退两步。“会找到路的”二娃低声呢喃到,像是对蚂蚁说更像是自言自语。

二娃也想走出大山,也想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是为自己,也是为父亲,可是他不想成为父亲的负担,也不想父亲再累下去了。

在二娃小腿中央踌躇半天的蚂蚁突然找到了方向,坚定地往来时的方向走了下去,走过了先前经过的纤细的脚踝,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二娃觉得似曾相识,对,就是这种眼神,那晚,他在父亲的眼中也看到过,二娃好像突然明白了,那是坚定。他懂了,那是坚定。

看着蚂蚁远去的背影,二娃开始想了。

“蚂蚁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那自己呢?”二娃的眼里慢慢地亮起了光,那亮光,和那晚父亲眼中的一模一样。

看着皎洁的月亮,二娃从田埂上站了起来,拂去身上的泥土,就着月光,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

脚步坚定地走着。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校团委 添加时间:2014-06-04 00:0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