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墨迹

书香.墨迹

高二(25)班  张雪

我见过“千载琵琶作胡语”的昭君,“闭月羞花隐容颜”的貂婵 ;我曾拜访过“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的老子;曾与鉴真一同烹茶而谈”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的话题……

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而我,用书中飘扬的书香墨迹,为我造了三座”金屋“。

友情

“若趣欲共登王途,期于相致,共为欢益,一且迫之,必发其狂疾,不至于此也。“

我一度认为,这 篇名扬后世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将彻底断送嵇康与山涛曾经的契若金兰,深情厚谊。试问,又有谁能接受一个与自己志趣相背的朋友?古往今来,“割袍断义,”划地绝交“之事有何曾罕见?

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嵇康在临刑前,并非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与他交情深厚的阮籍,而是将孩子交付给了曾与他绝交的山涛!

“巨源在,汝不孤矣!“,尽管他们志趣有异,可依旧是生死之交!

这令我想起了另一对挚友:苏轼与佛印,他们一个“狗啃河上(和尚)骨“,一个”水流东坡诗(尸),他们敢于互嘲,却是对这份友情的格外自信!

亲情

“臣欲奉诏奔驰,则刘病日笃;欲苟顺私情,则告诉不许”。

李密这篇《陈情表》不知使多少人潸然泪下,他冒着触怒龙颜的危险,也要奉养祖母,其心可表,其孝可表!

然而,我们如今的大多数人,都只顾在生活的茫茫大海中漂泊,似乎早已忘记还有一个称作“家“的港湾。

“长相思兮长忆,短相思兮无穷极“,亲人间的思念,也如这般相思无限。

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爱情

“恶卧娇儿啼更漏,清秋冷月白如昼。泪双流,人穷瘦,北望天涯搵红袖。鸳枕上风波骤漫天惊怕怎受。祈告苍天护佑,征人应如旧“

喜欢于风至,却也心疼于凤至。她是宋家的干女儿,被称为“宋家四小姐“,即使与第一夫人宋美龄一齐,也只少了那几分华贵之气。

她博学多才,女子师范毕业,写得一手好字,才思敏捷……在我看来,她一切的一切,都比任性胡为离家出走的赵四小姐强太多。

然而,她最终却成了输家。我气她,恼她,哀她,怒她。或许,这也是“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她的爱情,一直被我所道来。当她和赵四小姐都为少帅留了空墓时,她是否会想过:自己会不会再一次输掉?

一切都已如尘埃散尽,她们都早已不在,可我,却还在替她深深地呜着不平……

我以书香为墙,墨迹为瓦,书中的金屋,只为自己建造。

友情,爱情,亲情,它们成了我的金屋,使我得以将古今中外的论理名著,都对它们之号以入座,这只怕是我最宝贵的财富。

浮生红妆,万里无疆 。卿似月下海棠,风华无双 ,命格琳琅,墨迹书香。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团委办公室 添加时间:2014-11-26 00:0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