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服务 >> 课外信息
满天星光,满屋月亮——读《呼兰河传》
作者:高二((11) 张欣怡 来源:校团委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2日点击数:108

说起萧红,把她放在那个动乱的年代,真是一点都不合适。明明物质匮乏战火纷飞,明明在贫寒病痛中挣扎,却一点不懂得顺应当下,似乎从未考虑过现实状况。这样过于理想化也让她付出了代价,31岁就病逝。从开始到结束,她始终牢牢握在手里的,就只有这一支笔。而1941年,在轰轰烈烈的革命热潮中,她又不太合时宜地,写下了《呼兰河传》。

初看像一幅细致的民俗风情画,叫呼兰河的小城,一开始便处于“大地冻得出现裂口”的漫长冬季中,卖馒头的老头摔倒了爬不起来,被旁人捡了两个掉在地上馒头吃去了。谁买的贴手的膏药,虽说手总不见得好,但好在膏药经贴,长久不掉,想想也不算亏。东二街的泥坑,时常淹死些牲畜引人注目,也出各种主意,可始终没有人去把它填平。卖豆芽菜的王寡妇失了独子,两三天就要到街上疯子一样地痛哭一场,哭完之后,仍旧是回去卖她的豆芽菜。

这些琐碎的小事,用朴实平和的文字一样一样地描绘出来,就像是你身边活生生发生的。普通又平淡,却常常使读者感到悲哀,悲哀的原因,便是麻木。

“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也就算了。老,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眼花了,就不看;耳聋了,就不听;牙掉了,就整吞;走不动了,就拥着。这有什么办法,谁老谁活该。”

 寂寞和冷清的日子过得久了,人就变得麻木,别人的苦难,最多成为谈资。吃饭穿衣剩下的精力,就用这些谈资来消耗掉,然后日子,又变得更加寂寞和冷清。

全书的色调充满灰暗和沉郁,而第三章难得的带着明媚的色彩,这些色彩来源于那个身材高高,身体硬朗,总是笑意盈盈的祖父。这章的内容多描写她和祖父在一起的童年生活。后院数不清的植物和稀奇古怪的昆虫,随心所欲的丝瓜,被蜜蜂围绕的蔷薇和玫瑰,还有母亲抽屉里各种奇怪的小玩意儿。可惜这些美好太过短暂。一来她就写道:“呼兰河这小城住着我的祖父。”在“尾声”里与之呼应:“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短短两句话,道尽物是人非的痛恻。

民俗风情画到这里,变得有些不一样。从二伯的死到小团圆媳妇的死,到冯歪嘴子女人的死。她在写这几件事的时候,语气是一贯的平静,甚至有些漫不经心:“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

鲁迅先生曾说过:“社会上多数古人模模糊糊传下来的道理,实在无理可讲;能用历史和数目的力量,挤死合意的人,这一类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里,古来不晓得死了多少人物..……”,而萧红笔下的《呼兰河传》,就呈现了一个这样荒诞的世界,从头到尾地荒诞。家族败落,贫困和剥削,病态的过强的自尊被外界目光逼得性格扭曲,郁郁而终的二伯,有着跟周遭不太和谐的善意和天真被婆婆一家折磨致惨死的小团圆媳妇。唯一的温暖就像微弱的火苗随着祖父的逝去无声无息地熄灭。而以一个小女孩的视角叙述的萧红,没用什么色彩强烈的词,没什么激烈的描写,自始至终地平静,甚至淡漠。

就像她从未呐喊或者呐喊藏在更深的地方,像风雨来临前平静的海面。庆幸的是她并未真正绝望,与之相反的是,她花了一生的时间与之抗争。可惜,她这一生,实在是短暂,她的愿望,她的觉醒,她的叛逆,她的抗争都还刚刚开始,就不得不结束。可就是这短短一生,已为我们留下了无价的精神宝藏。可惜世上就这一个萧红,也不会再有第二部《呼兰河传》,但日光之下,哪一处,不是呼兰河?借用萧红自己说的一句话——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